[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印度新公民法引大骚乱 莫迪2.0为何屡屡“出格”

2019-12-20  来源:  作者:通讯员

  原标题:印观察丨印度新公民法引大骚乱,莫迪2.0为何屡屡“出格”

  上周,随着印度人民院、联邦院相继通过了《公民身份法修正案(2019)》,并且经印度总统科温德批准成为一项正式法律后,印度东北部各邦均出现了大范围骚乱现象,并且呈蔓延趋势,至今仍未有减缓的迹象。

  为什么一部号称有着“包容、和谐、怜悯以及兄弟之情”的法律,会引起如此轩然大波?这与印度总理莫迪连任后的内政外交有着何种关联?印度“出格”的背后究竟存在哪些缘由?

  印度世俗主义的“褪色”

  根据《公民身份法修正案(2019)》,印度将为包括印度教、锡克教、佛教、耆那教、拜火教和基督教六个宗教少数群体在内的宗教群体开设特例,他们只需证明自己来自巴基斯坦、孟加拉国和阿富汗三个国家,并于2014年12月31日前因“遭受迫害”进入印度且停留时间超过6年,即可获得印度公民身份。修正案的内容一经公布,便在印度东北部各邦和印度穆斯林群体中掀起了轩然大波。

  对于印度东北部各邦而言,修正案的通过无异于赋予了那些来自孟加拉国的非法移民合法地在印度生活与工作的权利。在阿萨姆邦,人们不仅担心移民会夺走自己原有的资源,造成严重的社会负担与治理困境,更害怕移民的到来会对当地文化、传统与语言构成威胁。同时,结合此前莫迪政府在阿萨姆邦强行推广的国民身份注册制度(National Register of Citizens),总数高达100万的阿萨姆穆斯林面临着成为非法移民的风险。虽然孟加拉国外长已要求印度提供来自孟加拉国的非法移民名单,并允许他们返回孟加拉国,但他们的未来仍然像缅甸的穆斯林群体罗兴亚人一样黯淡。

  对于印度穆斯林群体而言,修正案的通过意味着印度世俗主义的“褪色”。世俗主义是印度宪法的根本原则之一,其第15条规定:禁止国家以宗教、种族、种姓、性别或出生地为由歧视任何公民。但修正案明确将不同宗教信仰作为“区别对待”的基础,仅仅给予非穆斯林群体以优惠的待遇。尽管莫迪在回应时称穆斯林群体在巴基斯坦、阿富汗、孟加拉国不会受到“宗教迫害”,但是这一似是而非的逻辑并未解释印度为何没有对因斯里兰卡内战而逃亡印度的6万余名泰米尔印度教徒、基督教和穆斯林网开一面。

  莫迪连任后的“出格”之举

  2019年5月24日,莫迪领导的印度人民党独揽议会下院人民院303席,以巨大优势赢得了第17届人民院选举,这成为莫迪第二任期的强大支柱。短短7个月内,莫迪政府在争端解决、对外交往和国内治理方面均有所突破,甚至屡屡出现“出格”举动。

  利用地区争端试探巴基斯坦底线。由于印控克什米尔地区在历史上有着复杂的主权争议和宗教问题,印度宪法规定该地区享有自治特权。但莫迪连任后,凭借着国内不断蔓延的印度教民族主义情绪和执政党优势地位,于今年8月以雷霆之势废除宪法第370条,取消印控克区的特殊地位。这一举动不仅激化了贯穿整个南亚次大陆的印度教徒与穆斯林的矛盾,也被视作印度对巴基斯坦的试探与挑衅。

  出席多边活动缓解舆论压力。在废除宪法第370条后,莫迪接连出席大型外交活动,试图缓解印度所受的舆论压力。8月24日,印度作为伙伴国被邀请参加G7峰会,作为主办方的法国总统马克龙全程对克什米尔问题闭而不谈,这对莫迪而言是一场巨大的外交胜利。9月4日,莫迪出席第五届东方经济论坛,与普京大秀交情,称二人间有着“化学反应”,印俄“灵魂是相似的”。紧接着,莫迪于9月21日访问美国,与特朗普在休斯顿一同“享受”欢呼,并在联合国大会上发表演讲,标志着印美关系迈上新的台阶。通过几场“重量级”外交活动,莫迪不仅巩固了其在国内的执政基础,也在国际舞台上探明了各国的态度。

  “地图风波”见证印度蚕食野心。11月初,印度发布新版地图,将尼印边境的卡拉帕尼划为印度的一部分,引起了尼泊尔政府的强烈不满。印度和尼泊尔关于两国边境卡拉帕尼地区的主权之争逐渐白热化。结合印度历史上的种种行径,不难看出印度对于周边国家领土的野心。

  莫迪和印人党的底气

  印人党作为一个印度教民族主义政党,其一举一动都不可避免的带有意识形态的色彩。结合莫迪执掌印度的6年来的所作所为,“印度教民族主义”、“经济增长”和“领袖魅力”(charisma)一直是印人党纵横印度政坛的三大法宝,三者之间的有机结合与相互转化造就了印人党坚实的执政基础,也可以说是莫迪开启第二任期以来敢于做出种种“出格”之举的底气所在。

  印度教民族主义甚嚣尘上。今年2月发生的普尔瓦玛袭击案点燃了印度教民族主义的火药桶,莫迪借此事件一举扭转了民意支持率下滑的态势,更是在大选前夜进行“个人信仰之旅”,在印度北部的凯达尔纳特的山洞中冥想了17个小时。随着印人党以绝对优势赢得了人民院选举,印度教民族主义氛围达到了顶峰,此前以文化多元和融合主义传统见长的印度逐渐消逝,如今的印度恐怕已很难回到之前的世俗主义社会了。

  经济滑坡迫使莫迪转移矛盾。根据印度公布的数据显示,第三季度印度GDP增长率为4.5%,不仅低于第二季度的5%,也低于此前经济学家的所预计的4.7%。尽管最近印度不断推行刺激政策,大幅下调企业税,建立了特别的房地产基金,推动十年以来规模最大的国企私有化计划,但仍未改变消费者缩减支出、企业抑制投资、出口需求下降的局面,印度经济增速放缓已然成为不争的事实。面对这一情形,莫迪只好大打“印度教民族主义牌”来获取民意支持,转移国内积压已久的各类矛盾。

  “莫迪-沙阿”强强联手上演“一出好戏”。自莫迪2014年上台以来,其强硬的性格、浓厚的印度教色彩与低级种姓的出身征服了众多印度选民。作为印人党党主席、莫迪的亲密助手与心腹,阿米特·沙阿的执政风格有着“坦率、大胆、果断”的特点,甚至超越了曾在印度独立运动中有着杰出贡献的“铁人”萨达尔·瓦拉巴伊·帕特尔。在今年大选后,沙阿也从党主席转变为内政部部长,为莫迪在第二任期内各项决策的贯彻落实保驾护航。取消印控克区特殊地位、统一民法、建立阿约提亚罗摩神庙、强推国民身份注册制度和修正案的通过,从中都能看见沙阿的身影。

  (戴永红:四川大学南亚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导师,四川大学地缘政治研究所所长;田之远:四川大学南亚研究所研究生)

点击进入专题: 印度公民身份法案引发骚乱
上一篇:日本福冈一客机因显示引擎故障紧急返航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