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孙权的“务实外交”不可取_历史

2019-08-13  来源:  作者:通讯员

  把“务实外交”这个词汇用在孙权的身上,这是李国文的发明。李国文的依据是:孙权在夺得荆州之后,“联曹中抗曹,抗蜀中和蜀,处处表现出主动积极,虽为曹丕纳贡之臣,但从不俯首听命。对于西蜀,重修旧好,不谈过去,着眼未来,再申联盟之意。”我以为此论很值得斟酌。   孙权向西蜀求和,是因为情势所迫。刘备亲率复仇大军压境,东吴百官尽皆失色,面面相觑,孙权也束手无策,说是“其势甚大,如之奈何”。这遂有诸葛瑾出面求和,一面为孙权推卸责任,说偷袭荆州是“吕蒙之罪,非吴侯之过也,今吕蒙已死,冤仇已息”(此李国文之所谓“不谈过去”),一面又信誓旦旦地表示要与蜀汉永结盟好,共灭曹丕(此李国文之所谓之“再申联盟之意”)。至于其后又以程秉为使,交与荆州,送归夫人,又献上刺杀张飞后投奔东吴的范疆、张达,更是在刘备“声威大振,江南之人尽皆胆裂,日夜号哭”之时,这明明是孙权“心怯”,又何言“务实”?明明是孙权乱了方寸,还说得上什么有“过人之智”?如此“抗蜀后和蜀”,只是以己今日之手,打己当初之脸,早知今日低三下四地“和蜀”,又何必当偷偷摸摸地袭击荆州? 在刘备那边碰了一鼻子的灰,刚刚信誓旦旦表示要与蜀汉“永结盟好,共灭曹丕”的孙权,翻云覆雨,立即又遣使降魏,向曹丕上表称臣。他就是这样“处处表现出主动积极”的。其实,孙权向曹魏俯首称臣,不仅是这一次。公元217年正月,曹魏在孙权攻打合肥败走逍遥津之后,再次击败吴军,是年三月,孙权就已投降曹魏。两次降魏,前者是因为畏于曹魏之势,后者则是“病笃乱投医”,不仅乱了方寸,也没了气节,连他手下的将领都感到“不亦辱乎”,还有什么“外交”可言?“务实”云云,实在是用错了地方。   “务实”者,首先就得从实际出发。当时的实际态势是曹魏强盛而吴蜀弱小。因而,吴蜀联盟,共抗曹魏,无论于蜀于吴都是从实际出发的外交格局。吴蜀联盟的破裂,关羽出言不逊拒绝与孙权联姻,自然得负一定的责任。然而,这责任全让关羽来负,却也未必公正。“羽威震华夏,曹操议徙都以避其锐”,对此,孙权也是不高兴的。于是才会听命于曹操,在关羽攻打曹魏之际,用刀子在背后捅自己的盟友。联盟的破裂,孙权能脱得了干系么?李国文说:“乘虚夺得荆州,是孙权执行(务实外交)这一政策的胜利”,不知道“务”的是什么“实”?   就说刘备大兵压境之际,孙权要“务实”,怕也不是这么个“务”法。刘备要为关羽、张飞报仇,孙权就献上范疆、张达。如果刘备说仇人该是吕蒙,孙权是否也得像南宋小朝廷“函首畀金”那样,打开吕蒙的棺材,取了吕蒙的首级献给刘备?如果刘备说仇人还有陆逊,孙权是否也要将陆逊五花大绑了送到刘备的兵营?可惜刘备实在太不务实,只是直截了当地要孙权“洗颈就戮”。要不,无论提出什么样的要求,“务实”到家了的孙权大概都会满足他的。李国文肯定孙权的“务实外交”,是因为东吴在此之后“节节进展”,然而,能使东吴“节节进展”的其实倒是陆逊拜将出兵应战,如果让孙权一直那样“务实”下去,而刘备也能稍稍“务实”一点,只取了荆州,取了陆逊的首级,而将孙权的项上人头暂且寄下,还能有这“节节进展”么?   外交,自然需要务实。但务实是要有分寸的,切不可因“务实”而失了气节,乱了方寸。刘备死后,曹魏调动五路兵马进攻蜀汉,诸葛亮派邓芝出使东吴,陈述利害,并不低三下四地乞求,却达到了既定的目的——说退了东吴这一路兵马。我想,如此“重修旧好,不谈过去,着眼未来,再申联盟之意”,方可谓是真正的“务实外交”。
  

上一篇:拿敌人失误当自己本事的东吴大将军_历史
下一篇:长安十二时辰︱普宁坊的义气英雄李世勣_历史